当前位置:首页?>?名人?>?历史

甘露之变3:江湖神医郑注何以成了唐文宗倒阉先锋

2019-09-05 07:42:52

甘露之变3:江湖神医郑注何以成了唐文宗倒阉先锋

(3)郑注:来路不明的“神医”

既然讲到“甘露之变”,当然不能不八到两个关键人物,那就是郑注与李训。

说起来,郑注还是一个神秘老道式的政治人物(当然比李泌差远了),甘露之变也可以说因为他“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据说,郑注是个医术十分了得的神医(是不是神秘的“江湖医生”有待考证),关于此事史曰:“敏悟过人,博通典艺,棋弈医卜,尤臻于妙,人见之者,无不欢然。”也就是说五短身材相貌平庸的郑注却是一个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聪颖过人,博通典艺,棋弈医卜无不精通,是一个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万人迷”,如果落生于现代,绝对是一个大国手。而且从史书文字中我们注意了“棋弈医卜”中的“卜”字,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强大的神秘文化之一(现在还发展到了电脑算命,古为今用,一个字“强”),虽然我们也不能单从这一“卜”中推算出郑大仙就是巫医式的江湖医生,不过从他从政的神秘经历考察起,这个字确实是帮了这个曾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连斗了几十年名震中外的朋-党领-袖牛李都不放在眼里的政治“暴发户”,这是不容置疑的。

又据说,郑注的最初发迹,就是用他的不可言喻的神仙医术医好了出奇兵铲除了为虐多时的淮西军“再造唐朝”的名将李愬的顽症,从此拥有了在官场的“第一桶金”。

据说李愬当时患有痿病,看了很多医生都医不好这顽疾,经唐朝神医郑注一用独一无二的“郑记偏方”就立马治好了折磨李愬多年不愈的老病,简直就是妙手回春手到病除的那种。据说郑注用黄金炼成的丹药服一刀圭就可治愈手足瘘弱肿胀的病,多服还能返老还童什么的。

为了此救命之恩,李愬十分感激郑注,差点就感动得掉泪的那种,并发誓要回报他,利用他的手中政治资源来给郑注报恩。于是郑注也从此踏上官途,在李愬麾下任节度衙推,一手抓手术刀一手抓削笔刀。因为李愬倚重靠山够硬,郑注也几乎参与了各种重要的军机大事,指指点点,简直成了一个幕后参谋总长的角色,踌躇满志耀武扬威的样子,也由此惹来了很多老臣的不满。

不就是一个江湖骗子吗?再高明也就是碰巧用点邪门医术治好主帅的病而已,瞎猫碰到死耗子,其他的懂个屁,有必要这样翘尾巴作威作福吗?死暴发户。

这样扰攘了一阵子,关于郑注“江湖术士干政”的丑闻也传到了宦官监军王守澄的耳里。

呀,一个江湖骗子居然能诓住聪明绝顶的军神李愬“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也太危险了吧,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对李愬说要郑注捡包袱滚蛋。李愬一听到监军发话,也觉得这事不好办,何况那时又群情汹涌,眼看硬保老郑副作用也蛮大,于是试探性地建议王守澄先考察考察一下郑注,如果不合意再赶走他不迟,因为郑注确是奇才云云。说完又立马打狗随棍上着人把郑注叫来拜见王守澄。

王守澄开始还支支吾吾不想见一个江湖术士,怕别人议论自己丢份儿,这不李愬把他请来了,不见也没理由了,于是就勉强和他交谈了几句,算是给李愬一点面子啦。

这下可不得了了,正所谓不谈不知道一谈吓一跳,这郑大仙果然是滔滔不绝名不虚传,简直是纵横捭阖无所不知,史曰“机辩纵衡,尽中其意,遂延于内室,促膝投分,恨相见之晚。”(《旧唐书》卷169),这郑注他娘的居然就像王守澄肚子里的一条蛔虫,王守澄想什么他就能说出什么似的(有没有这么神奇啊),直使王守澄相见恨晚刮目相看,差点错过了一个旷世奇才,于是立马把他像上宾一样请入内室就国内外形势进行了一宿的密谈,亲密无间地促膝谈心也,再没有原先的那种极度轻视,能和军神李愬“对眼”的人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我差点还走错眼被大家的哄闹蒙骗了,看来真理有时候确实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于是翌日王守澄就兴奋异常地对李愬表扬郑注说:“诚如公言,实奇士也。”自是出入守澄之门,都无限隔,也成了王守澄的左右臂膊,关系很铁,后来王监军还隔三差五地吃郑注的包医百病功效强大的丹药,也是今年二十明年十八越活越年轻了的样子。

那么后来郑注为什么又成为了皇帝诛灭宦官的心腹大将了呢?这他娘的算是什么神马事啊?郑注这家伙不就成了吃里爬外的“三姓家奴”了吗?原来心思活络的郑大仙也是一条养不熟的家狗啊,谁骨头大就跟谁(无语中)。

这事说来话长也,这就得从他原来的主人王守澄跃升为宦官界“四贵”和唐文宗得中风病讲起。

话说元和十五年(公元820年),王守澄奉调回京任内职,作为王的得力助手和最佳私人医生的郑注也被带回了京师。善于搞宫廷阴谋的王守澄不久就因参与谋害信佛想长生不老又脾气暴躁乱杀人的唐宪宗,并拥立唐穆宗而因功登上了枢密使的要职,成了宦官“四贵”之一,权势滔天,作为心腹之一的郑注当然也是因“上面有人”而飞黄腾达起来,凭着主子的权势,郑注当然也不失时机地广结朝臣,拉帮结派,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很多人以能结交郑注为荣,史曰“达僚权臣,争凑其门”。

反正大家都趋之若鹜的样子。

最终,让老郑成为皇帝得力助手的是皇帝的忽然生病。公元834年,唐文宗忽然就得了中风病说不出话来,吃了郑注的丹药身体倍儿棒的王守澄立马推荐郑注为皇帝诊治,这一“编外御医”之身份竟使郑注成了唐文宗的宠臣,这个巧言令色口若悬河曾被人谣传用小儿心肝炼丹药的着名江湖人物也终于人模狗样登堂入室成了皇帝的座上宾,因为这个江湖郎中居然也奇迹般地让皇帝的病大有起色,龙颜大悦也,老郑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任用一个“有奶便是娘”、为了利益连主子都出卖的人做参谋总长,来对付前主子,这个副作用明显是大了点,唐文宗的昏庸弱智也算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绝对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主,跟着这样的领导不横尸街头简直就是要感谢祖宗十八代,因为失败基本上是主旋律,没有别的结果。

其实郑注的仕途也不是一帆风顺,还差点被宦官的内斗而成了牺牲品。因为这个“政治暴发户”还真是蛮惹人眼红的,想搞死他的人很多,侍御史李款就曾弹劾过郑注。

话说他的主子王守澄与另一枢密使杨承和以及左军中尉韦元素(王守澄还充右军中尉)不和,都为了自己的那块蛋糕不被人吃掉而经常明争暗斗杀声阵阵,所以狗咬狗骨之余也特别恨这个王守澄的上窜下跳的狗腿子郑注,总想找点事出来给郑注“叹叹”(粤语“享受”的意思),趁机废了他的“武功”,让政敌王守澄少了得力助手而减少政治上的威胁,于是韦元素便以治病之名召其来府乘机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他,到时宣布他失踪就是了,反正宫廷中人口神秘失踪也不是什么大事,谁阻我发达谁就得失踪,唐睿宗的老婆还曾神秘失踪了呢,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你郑注一个江湖骗子又算是什么。

好在郑注死期没到,上帝还批准他在唐廷掀起十二级政治风暴以后才去阎王那里报到,所以心里亮堂的郑注明知是去赴“鸿门宴”,也只能去做应召医生了,关键时刻靠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又一次化险为夷,简直就是唐朝最伟大的演说家,神奇得不得了,以至于想要了他的命的韦元素也听得流了口水,“不觉执手款曲,谛听忘倦”。好像景仰谛听自己最喜欢的超级巨星讲话一样虔诚。

听出耳油啊,最后韦中尉居然被郑注的纵横捭阖(估计有“联合国-秘书长”苏秦的演说功力吧)忘记了自己的最初目的,连手下的擒拿信号都忘记啦,好像郑注真的是自己请来的座上宾一样,大家最后是谈笑风生亲密无间,好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在聚会,举杯共饮之后,韦中尉还兴余未尽地送给郑注很多金银财宝(不是送上子弹),并执手相送了几程,简直是神奇得不能再神奇,比唐传奇还传奇啊,这不是化干戈为玉帛的光辉典范吗?

太精彩了,唐朝人。

所以说,有时我甚至怀疑郑注是“卖拐”派的祖师爷,能把人忽悠得那么服服帖帖云里雾里,至少比美国的激励大师卡内基也差不到哪儿吧。

那么,这么善于机变才可大用的郑注为什么后来却在辅佐皇帝诛灭宦官的“甘露之变”中轰轰烈烈地败下阵来连生命都成殉葬品了呢?

这个,一切时也,命也。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有时候才华并不能自动成为自己的护身符。

总之,郑注在给皇帝看“专家门诊”并疗效显着之后立马成了皇帝红人,当红炸子鸡的那种,因为他由此以江湖郎中的身份晋身为朝廷要员,不仅做了太仆卿,还是兼管司法系统的御史大夫,要多威风有多威风,不仅有皇帝罩着,连权宦也是他上面的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左右逢源的样子。

所以兴奋之余他还学了韩信义释给其胯下之辱的仇人当官的做法,不仅不弹劾曾经弹劾自己的侍御史李款,还叫李款接替他原来的职位,说李款没错他只是为唐廷尽忠也(为这真真假假的话很多人还笑过郑注假装宽宏大量呢),还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那时估计也是心胸最宽阔的时刻了。

反正,郑注一得势,有些人就得倒霉了,比如搞阴谋诡计特别溜的牛党领-袖李宗闵就被郑注起了飞脚,管你这帮飞扬跋扈在朝中经营多时的家伙有多少能耐,总而言之连贵为位极人臣的宰相的李宗闵也被朝中新贵郑注干脆利落地“缴枪”了。

话说李宗闵是一个藤类动物,是靠攀爬巴结女学士宋若宪及知枢密使杨承和当上宰相的,官来得有点见不得光,可能是“同类相斥”吧(虽然有一句话也叫做“物以类聚”),反正得势的郑注非常不like李宗闵,觉得他人品爆发什么的,像看见一只绿头苍蝇一样恶心,于是就密谋废了他的武功。

郑注要整死李宗闵的法宝也不外乎告阴状御状,他和皇帝说李宗闵勾结权阉杨承和图谋不轨,这也算是一箭双雕也,既可以帮助自己的主子王守澄除去“绊脚石”,又可以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刚好那时候发生了一件事立马遂了得志小人郑注之心愿,因为当时的京兆尹杨虞卿犯法被投入御史台狱(其实也就是郑注因为被谣传用小儿心肝合药弄得人心惶惶皇帝大怒,为正视听刚好把谣言说是起于他十分厌恶的老杨之家属,既可栽赃又可除去政敌,一举两得也),非常器重老杨的李宗闵当然是要极力营救这个同党。

为此唐文宗也很不高兴甚至是暴跳如雷,这不是搞官官相护朋比为奸吗?难道你认为朝廷有错或关错人了要翻案不是?再加上郑注的煽风点火,李宗闵由此被贬出朝做地方刺史(李宗闵曾拒绝过郑注的求官,怀恨在心也。得罪小人就有你好看)。接下来,宦官杨承和、韦元素,以及宋若宪等与李宗闵关系密切的人都受到了株连,史曰“姻党坐贬者十余人”。也直冤枉了韦元素不杀小人郑注还听信了他的花言巧语送给他那么多金银财宝还饮酒言欢啦,与损友交必有损失也,这不是养虎为患是什么?因为后来杨承和、韦元素都被赐死了。

你不弄死他,他却弄死你,这就叫做“你死我活”。

这不是重演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了吗?谁是二百五一看就知,不知韦元素后来是不是后悔了,而且后悔也来不及了。

原本郑注就不是什么忠臣,要说忠,也就是忠于他的核心利益罢了,只要有利益估计他连老爹都可以出卖也,昏君唐文宗还要重用信任这样没品的极品野兽,当然是死都不知啥回事了。所以远离昏君和奸佞,珍惜生命也。

因为皇帝要他做的就是革他的主子王守澄等权宦的命,为了更大程度上攫取利益的郑注居然日后也成了“甘露之变”的核心决策人物,部署对曾经带他出身并迅速推荐上位的大恩公王守澄的政治围剿,这个都不知如何评价啦,也只能重复那句熟语: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一切在于控制和反控制,看你的心智让你处于何种位置而已。

反正由于告密有功,郑注由此平步青云,不仅升为油水多多的工部尚书,最搞的是这个江湖骗子还学老学究摇笔杆子猪鼻插葱装象地充任翰林学士(王叔文的角色),皇帝身边的红人近侍也,深受唐文宗信任和重用,首长大秘书经常能假传王命甚至有时就能代表皇帝或干脆就是皇帝本身,有时候可能比宰相还吃香(翰林学士也有很多进身当宰相的,只有政治白痴李白才当得比较倒霉)。